恒易贷>贷款资讯>男子租豪车抵押骗贷后跑路公司追讨反被殴打

男子租豪车抵押骗贷后跑路公司追讨反被殴打

2018-04-16 15:35:30
阅读量:796
来源:恒易贷 编辑:小生
一个三四线城市却满地豪车,这让很多人心生羡慕,不过,表象的背后隐藏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大陷阱。近日一男子就利用租来的亿元豪车骗贷后跑路。
  一个三四线城市却满地豪车,这让很多人心生羡慕,不过,表象的背后隐藏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大陷阱。近日一男子就利用租来的亿元豪车骗贷后跑路。
  今年29岁的蔡辛辉(化名)是这场“猫鼠游戏”的“男一号”,他用租来的豪车做抵押,然后从当地人手中吸收贷款,直至资金链破裂。浙江出租豪车的租赁公司和金溪本地的居民才恍然大悟,他们已被蔡辛辉拴在一条绳上。
  豪车的车主找到江西,希望开走自己的车辆。而江西的当地人也希望能讨回自己当初借出去的钱。双方在“谁比谁更无辜”的争论中,情绪越加的激烈,最后围殴成了暂时解决问题的办法。在百度金溪吧,仍有网友在讨论,为什么浙江车不敢到金溪的帖子。“今年过年的时候,满大街都是豪车,宝马奔驰都不算什么,路虎都是很一般的牌子。”陈好是金溪县的一名出租车司机,春节时曾经满大街的豪车,让很多外地人羡慕,本地人怎么这么有钱,“最早3月中旬,就有浙江人来找车了。3月23日,打起来了,政府都发情况通报了。”4月初,记者来到江西金溪县,曾经的豪车在金溪县马路上再难寻踪迹,不过关于豪车的故事仍旧没有解局。366公里,从浙江金华到江西金溪县,走高速最少需要5个小时。从金溪县高速路口下道,用不了20分钟,就可以抵达位于县城中心位置的金溪县政府。从浙江开来的豪车,就是从这里开始,被抵押到各个个人手里的。

  “上次去江西要车的,一共是40多名车主,但是车没要回来,人还被打了。”阿豪是浙江金阳人,做汽车租赁生意有些年头了,所以很多车主都会找他来租车,“我就有8辆车扣在江西那边,公司的车有24辆。”阿豪告诉记者,自己是从2017年10月开始租车给蔡辛辉,但没有和蔡辛辉见过面。“蔡要租车,都是靠一个叫傅舟(化名)的人和我们联系。”阿豪称,傅舟每次到公司租车,都是说给江西的老板用,“我们车上都有GPS的,车租过去以后,我看见车都是在金溪县政府附近,租金给的挺爽快,我也就没多大的疑心。”一来二去,阿豪和傅舟的生意往来越来越密切,所租的车辆也渐渐多了起来。在一次为出租的豪车做保养的时候,阿豪得知傅舟的上家叫做蔡辛辉。“当时就是说蔡辛辉很有钱,在江西那边做工程,每次租车都是我们公司的人把车开到傅舟指定的地方,然后办理交接手续。”“我知道的豪车就有上百辆了,从三十几万到上百万的车都有,现在出事的这批车最少值上亿元。”

00.jpg

  知情人告诉记者,傅舟是蔡辛辉的助手,专门在浙江省内寻找和租赁豪车,双方交车的地点一般都是傅舟朋友开的租车行,接着车会被开到江西金溪县去。记者从多个租赁合同上看到,租车方均为傅舟的名字和手印,没有蔡辛辉的任何消息。不过所有的豪车,最后均以蔡辛辉的名义运到江西做了抵押。在租赁过程中,很多租赁公司都没有收取高额的押金,也没有对租赁方进行相关的调查。“我们浙江租车的圈子不大,大家都在里面,生意也都是朋友介绍的,而且车辆的GPS显示很正常,也就没有防范那么多。”阿豪称,因为都是熟人,所以戒备心就放下了。在浙江金华调查期间,记者多次致电傅舟,但其电话始终关机。“前几天,他被警察带走了。”知情人士透露,随着蔡辛辉被抓捕归案,傅舟也被警方控制了,“因为只有他和蔡辛辉有接触,他被抓了,我们这些车主就更着急了。”“我去金溪县两三次了,最早是在2月份的时候,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。”阿豪告诉记者,车辆的租赁费用在今年1月份结账之后,就一直都没有支付。
  “开始他们就是说年底了要查账,拖几天支付。再到后面,我们租车的微信群就炸开了锅,说这个老板没钱要跑路了。”对于阿豪的说法,多家汽车租赁公司的负责人表示认同。同时有负责人表示,蔡某在拖欠租赁费的同时,在2018年1月份还租了一批车,而那批车连首次租赁的费用都没有给完。更让阿豪和租赁公司感到后怕的是,一些豪车的GPS定位开始从地图上逐渐消失。记者从多名车主的GPS地图上看到,多辆豪车的最后定位显示在金溪县政府周围,因为GPS信号被屏蔽的原因,这些豪车均处于下线的状态。“我们觉得这里面有问题的时候,已经找不到人了。于是大家就决定,一起到金溪县去看看,到底是咋回事,争取把车拿回来。”阿豪称,3月23日一共有40多名车主到了金溪县,不过车没有拿回来,却和当地人发生了肢体冲突。金溪县公安局的通报显示,3月23日上午10时许,浙江金华人范某等5人因争抢质押车一事与金溪的质押车使用人发生打架纠纷事件。
  警方初步调查发现,犯罪嫌疑人蔡某、徐某等通过运作,从浙江义乌、东阳等地的汽车租赁公司采用支付高额租金的方式租赁大量汽车,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作为质押,向金溪居民借款,并支付高额利息。因资金链断裂,蔡某、徐某等人无力支付租金和利息而躲藏隐匿。“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,我们也是。”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车行负责人告诉记者,很多金溪的当地人都是花了几万到几十万元拿到抵押车辆,由此双方矛盾升级,最终动了手。一段现场视频显示,一名浙G的白色轿车车主被按在地上,期间有三四名年轻人围着他,不时用脚朝着头部踹去。“现场有人受了皮外伤,车也被砸坏了。”知情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金溪县公安局到了现场,把参与打架斗殴的人带到了办案中心,余下的多名车主在警方的护送下离开了金溪。浙江租赁公司感到无望的同时,金溪县的借贷方也陷入到了惶恐之中。“我当初借出去了25万,然后他们把宝马抵押给了我,还说按月结清利息。但是现在,我只剩下这辆车了。”
 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记者,自己曾主动和浙江租赁公司联系,希望对方以25万的价格赎回自己的车,但是对方觉得自己要价太高了,有些承受不起,“也有收黑车的人给我打电话,问我愿不愿意出手,但是我不能这么做,这是犯法的。”记者了解到,蔡辛辉向当地居民借贷,都是以豪车作为抵押,双方有的签订了合同,有的只是达成了口头的协议。“当时觉得挺划算的,又有豪车开,又有钱拿,没想到事情搞成这样。”有借贷人表示,自己没有考虑过蔡辛辉要借这么多钱,具体做什么生意,只是觉得他是金溪县人,肯定跑不了。以一辆宝马X5为例,从浙江租赁公司租车的价格在每个月3万元左右,抵押给金溪县的借贷人可以得到20-30万,同时每月支付利息2-5分左右。这笔账这么算,月利4分的借贷,借款金额10万元,1个月利息则为4000元。蔡辛辉租一辆宝马X5,每个月就要向租车行和借款人支出至少3.5万元左右。记者调查显示,金溪县的借贷人约有百人左右,借贷的总金额超过千万元。
  在金溪县一处厂房内,记者看到,数十辆宝马、奔驰、路虎等品牌的车辆停放在这里,车牌号大部分以“浙G”为主。有网友表示,自己曾在金溪县看到有豪车被拆解,而拆解后的零件被贩卖到了广东等地。同时,也有豪车的车主表示,自己在金溪县看见自己的豪车被卸去了轮子、电瓶和点火装置。金溪县公安局多次发布通报表示,严禁质押车主私自拆解质押车辆,违者按隐瞒掩饰犯罪所得追究刑事责任。同时,私自扣押未涉案车辆的,在规定时间内将所扣车辆交公安机关收存,逾期依法予以严厉打击。警方也呼吁广大质押车主务必依法依规理性维权,对违反法律法规行为的,公安机关坚决予以打击。在浙江租车圈,蔡辛辉曾是一个“财大气粗”的角色。据多名租赁公司负责人的描述,蔡辛辉虽然年仅29岁,却显得非常老道。“他是金溪县本地人,说是在金溪县有酒店和公司,在抚州有高档KTV、娱乐会所。而且出手挺阔绰的。”租赁公司负责人称金溪县某酒店、抚州某娱乐会所、南昌某KTV系蔡辛辉所有,记者一一查询后发现这些产业的法人均不是蔡辛辉。
  甚至有店内的负责人表示,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蔡辛辉这个人。记者通过工商登记查询到了蔡辛辉名下的两家公司,一处电子科技公司登记的地址位于金溪县秀谷镇疏山北路,但现场并没有这家公司。同样的,另一处位于浙江义乌的租车公司,上游新闻记者也没有找到。“科技公司我不清楚,但是义乌绝对没有你说的这个租车公司。”有浙江租车圈的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,如果蔡辛辉有车行,不可能藏得这么深。记者来到蔡辛辉老家——金溪县对桥镇横源村。这个略显宁静的赣东小村,入村的公路还在修建之中,不过有外地车辆进入或是有外地人出入都会引起大家的一番猜测。“你是来找蔡辛辉的?他都被抓了。我们都很久没看见过他和他们家人了。”村里人称,蔡辛辉是个看起来很老实的人,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横源村村支书蔡顺荣称,蔡辛辉的户口还在村里,但是房子已经不在了,“村里人都知道他因为租车抵押的事情被抓起来了。”
  关于蔡辛辉过去的事情,蔡顺荣表示太久远了,自己没想到这个孩子会闯下这么大的祸,“他们家搬到县城那边去了,很久了,具体位置不太清楚。没什么来往。”一个震惊小山村的蔡辛辉,也引起了浙江、江西警方的重视,两地警方正在开展联合调查。同时,金溪警方成立40多人的专案组,对该案立案调查,要求质押车主在规定时间内到公安机关登记报案,收集证据。不过,蔡辛辉为何需要通过质押车套取大量现金,大量现金流向了哪里,这些问题警方未予以透露,质押车主、车行、借款人等关联方也觉得是个谜团。北京张新年律师表示,蔡辛辉如果隐瞒真相、虚构事实,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这就涉嫌诈骗了。“现在公安机关要调查,蔡辛辉是否构成诈骗的事实,如果他一开始就图谋不轨,那就构成了犯罪。”对于受害双方的财物问题,张新年律师表示,这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,结果很难说。“如果钱财没有被挥霍,公安机关可以在第一时间通过相关途径返还给被害人。”
  恒易贷小编提醒大家,贷款要到正规的借贷平台,抵押贷款要看好资产信息。
标签: 抵押贷款 贷款
相关阅读